上海民族工作

上海是少数民族散居地区,56个民族成分齐全,据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上海常住人口中少数民族有399810人,占全市总人口比重为1.6%。尽管人口少,但上海的民族工作具有很强的窗口和辐射效应,得到了历届市委、市政府的关心和重视,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同时,上海的少数民族人才荟萃,精英辈出,活跃于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体育等各个领域,也为上海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

党的十八大以来,上海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把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纳入社会治理和城市管理全局,不断推动创建活动精细化、长效化开展,有力地促进了全市各族群众交往交流交融,进一步铸牢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一、高位推动,将民族工作融入本市工作全局

一是建章立制,完善顶层设计。在市、区、街镇成立了民族宗教工作领导小组,负责民族工作协调与推进,建立健全各部门做好民族工作的协同机制和处理相关问题的快速反应机制。制定了《中共上海市委 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民族工作的实施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来沪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工作的意见》《关于开展2019-2021年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精细化指导各级各部门开展民族工作。二是表彰先进,提升活动能级。先后组织开展了全市民族团结进步标兵先进评选、上海市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命名等活动,将民族团结进步创建评先工作纳入全市表彰序列。三是明确目标,推动创建“八进”。在国家层面创建活动“六进”的基础上,结合上海实际,提出创建活动进园区、进楼宇。四是“一网统管”,探索民族工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的重要指示,在静安区试点,依托区城运中心,把民族宗教事务全要素纳入区“一网统管”管理体系,实现“基础数据全汇集、管理服务全覆盖、工作流程全周期”,有效提升了民族宗教事务综合治理能力与水平。

二、夯实基础,将民族工作融入社区基层管理

一是推进社区民族事务管理网格化。以社区为基本网格,以信息化为支撑,探索城市民族工作融入社区治理新路子,做到对社区内少数民族群众底数清、情况明。二是推进社区民族服务工作网络化。依托社区服务的“三个中心”,搭建一条热线、一个窗口、一本指南、一支队伍、一个平台、一个特色的“六个一”服务体系,形成了“民情气象站”、“老买热线”、“小刘热线”、“老达工作室”等各具特色的服务网络终端,用实际行动践行“人民城市为人民”理念。三是推进社区民族引导工作社会化。发挥民族联等各类社会组织作用,组建民族工作社工和少数民族志愿者队伍,形成“社区、社工、社团”的三社联动机制,在民族工作领域推进“人民城市人民建”工作。目前,全市125个街镇已成立了民族联分会,2500多名少数民族志愿者及公益律师活跃在社区基层,向各族群众提供贴心服务。四是推进民族政策法律宣传长效化。以“民族宗教法制宣传学习月”为平台,打造一批有影响力的特色活动品牌项目,让更多群众能够接受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分享民族团结进步成果,促进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

三、紧扣民生,将民族工作融入人民城市建设

一是探索来沪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服务体系建设。在全市范围内确立了18个街镇作为我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服务管理体系建设工作的重点单位,将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服务管理纳入全市流动人口服务管理体系,切实提高少数民族群众适应城市生活的能力,促进其更广泛地参与社会生活,让少数民族群众更好地融入城市,用实际行动推进建立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营造各民族共居共学共事共乐的社会条件。二是启动“民族团结”号地铁列车。把创建活动融入地铁文化建设,在地铁8号线、10号线启动了“民族团结”号,每列车日均人流量超过2万人次。此外,我们还利用灯箱广告与led大屏幕在地铁人民广场站中央站台与文化长廊集中进行民族政策与民族知识的宣传,让各族群众在润物无声中接受民族团结教育,不断增强各族群众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三是培育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命名了9家高级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并着力推进上海纺织博物馆等3家单位被命名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各基地注重内容建设,如上海纺织博物馆于2013年起策划了中国民族服饰系列展,并以此为平台宣传民族服饰文化。东方乐器博物馆通过举办各类展览、讲座、演出致力于向广大青少年普及民族音乐知识与文化。

上海佛教概况

截止2021年5月,上海佛教现有依法登记开放场所125个,其中全国重点寺院5个。认定备案教职人员1200名。

佛教在上海的传播可追溯到三国吴赤乌年间(公元238~251年),相传龙华寺和静安寺均在这一时期创建。随着上海地区经济发展、人口增加,以及历代统治者对佛教的扶持,上海佛教得以绵延发展。

清末上海逐步成为中国经济、文化的重镇,中西文化交流的中心,因而上海佛教出现了带有明显时代特点的新景象。当时全国著名高僧大多卓锡上海,或经常莅沪讲经说法,著书立说,创办佛教院校,采用近代教育方式培育僧才,不少寺庙由剃度世袭制改为十方丛林制或恢复十方丛林制。同时,一大批知识渊博、信仰虔诚的佛教居士在上海创立佛教团体,创办佛教出版机构,出版佛教书刊,利用电台传播佛教,灌制佛教唱片,设立佛学图书馆等,佛教居士逐渐成长为弘扬佛法的重要力量。上海佛教还通过兴办公益慈善事业,扩大佛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和地位。上海佛教界的上述种种努力,不仅促使上海佛教得以高度发展,同时积极推动了全国佛教的发展。

上海地区的佛教宗派,有法相宗、天台宗、华严宗、净土宗、禅宗、律宗等,密宗的传播则是在20世纪30年代。然而,近现代上海地区的佛教传播并不拘泥于一宗一派,而是融通各宗,"教在华严,行在禅宗""台贤并弘,禅净双修""教演天台,行归净土"等多为沪上著名高僧所主张并身体力行,一些知名居士更是各宗兼弘。

上海佛教界有着光荣的爱国传统。抗战期间,上海佛教界人士组织救护队、掩埋队、担架队出入枪林弹雨的战场,救护抗日战士,掩埋遇难同胞尸体,同时设立难民收容所收容难民,救灾济贫。圆瑛法师携徒明旸两下南洋募款资助抗日救国,被日本宪兵逮捕后在严刑逼供之下,仍然威武不屈,保持了崇高的民族气节,表现了一代高僧大德的高尚人格。

解放后,上海佛教法师与居士通过学习时事政策、参与民主改革及各项社会运动,不断提高思想认识,从佛教义理中汲取有益于当代社会的积极因素,爱国爱教,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贡献力量。

改革开放以来,在党和政府正确领导下,上海市佛教协会团结带领上海佛教四众弟子,积极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始终坚持佛教中国化方向,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自身建设为抓手,大力开展政治学习、法治教育、弘法文化、人才培养、公益慈善、对外交流等项工作,积极践行“爱国爱教、两个责任”,助力新时代,共筑中国梦,为提升佛教形象、服务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